您的位置:首頁 >教育科研>學生天地> 詳細内容

一次特殊赴宴——暑假随筆
——暑假随筆

來源: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發布時間:2016-04-11浏覽次數:【字體:

一年一度的高考結束了,随着等待的日子一天天臨近,我的心跳也随之加速,高考成績和分數線出來了,我害怕見到成績單,怕見到“張之運”這個名字:他上本科線了沒?要是他沒上線怎麼辦?我該怎麼對他說?我心裡忐忑不安。終于成績單下來了,緩緩打開,尋找着“張之運”這個名字。“597分!上線了!上本科線了!超出線33分!”我太高興了,這個孩子終于沒讓我失望。我立即給他打電話,告訴他這個消息,讓他高興,讓他放下心中的石頭,因為他跟我一樣等得焦急。

張之運,這個孩子由于家庭貧困,高二放暑假就外出打工了,沒有文憑,沒有技術,在外面吃不消,于是攥着幾千元打工的錢決定回來繼續讀書。高三時,插入我班,我當時不想收他,因為外面打過工的一般都很散漫,但當我了解情況後,我收下了他。他學習習慣、基礎相當差,家中四口人,姐姐比他大很多,嫁人了,原有一哥哥,十幾歲就死了,爸媽年紀大了,身體不太好,他是家裡最小的,家住大山裡,交通不便,無經濟來源,僅靠種點茶葉、玉米、煙葉為生。

進入我班,我把他安排在前一、二排座位,第一次月考他排名倒數第四,他很灰心,說:“老師,這沒什麼希望,我不想搞了。”我跟他談心、鼓勵他樹立信心,不要自暴自棄,并用便利貼與他做無聲交流。“張之運,今天你在專業課上表現得很好,上黑闆題目全做對了,加油啊,老師永遠支持你!”“張之運,你本次月考進步了五個名次,總分也上升了,加油啊,别洩氣!”那一次英語考試他得了71分(原來他隻能考二、三十分),他高興得不得了,跑上來,就握住我的手說:“老師,太謝謝你了,我的英語跟着你有進步了。”自此,他的學習态度有了徹底的改變。高三一年來,我不知和他談了多少次話,不知同他做過多少道數學題,給他聽寫過多少英語單詞與短語 ,給他寫過多少張便利貼,從其他方面也不知給了他多少幫助。病了,給他買藥;餓了,給他買飯,給他提供其他方面的貧困補貼。這樣,他自己也開始發憤努力了,看着他的成績一天天上升,我打心底為他高興。功夫不負有心人,高考考出了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好成績。

自得到高考成績,他和他的家人激動不已。他打電話說:“老班,拿到錄取通知書後,我家訂日子赈酒,你一定要來,我接你”。當時,政府正在狠抓赈酒風,我就說:“到時再說吧,不一定去得了。”他說:“你一定要來,這酒我是一定要赈的,我們家還從來沒有來過老師,咱們這兒的人都知道我得你這個好老師,考上大學了,都想見見您。”沖着這句話,也為了圓他這個夢,冒着風險,8月14日清早吃了早餐,帶上晚上就收拾好的行李和一袋水果,去西站趕壺瓶山的車,恰好8點30分有一趟,上了車,九道十八彎,上午11點40到了壺瓶山車站,那天太陽真毒,曬得人睜不開眼,那個簡易車站連個遮陽的地方都沒有,中午在車站吃了點餃子,就在那兒等上鼓鑼坪的村巴,聽說是1點30分開車,結果一等就是3個多小時,按近3點鐘的時候,司機終于來了。車上連把電扇都沒有,更談不上空調,人在裡面如火籠,透不過氣來,一路颠簸,翻山越嶺,行了40多公裡,2個多小時後,終于上了鼓鑼坪村。下了車,不知往哪兒去,怎麼辦?我給張之運打電話,要他來接我,我就在路邊等。許久,他來了,騎着一破舊的摩托車,拖着一雙破拖鞋,又黑又瘦,我簡單不敢相信,那就是他,僅僅兩個多月,這孩子怎麼就成這樣了?與在校完全不一樣,至少瘦了十幾斤。他見了我,高興得合不攏嘴,說:“老班,你終于來了,我還以為你不會到我們這個窮地方來呢。”聽了他的話,我說:“你邀請我來吃你的功名酒,我怎麼不來呢?你都那樣說了(你不來的話,我會很沒面子的,俺全村人都望着呢。),我不來行嗎?況且我也真的想去你家看看。”我搭上他的摩托車,揚起一路灰塵,駛向他家。一路上,我問他:你家住哪兒,離這兒還有多遠?他說沒多遠,你就跟我吧。 我坐在他車上跟着他從山頂沿着陡峭的岩石簡易路下山,從上往下看,那真是萬丈深淵,我感心慌腿軟,叫他慢一點,他一路總在安慰我:不要緊,老班,你坐穩,我慢點開,我的車技還好,我都有四年的車技了。我想:窮人的孩子真是早當家啊,這麼小就會騎車了。遇到有尖岩石塊的地方,我要求下來走,就這樣一個多小時到了半山腰,他把車放在山彎裡,我又跟着他沿着狹窄的山路往上行,隻見陡坡上一間木屋,

往下看,不知哪是山谷,大約十多分鐘後,來到了他的家塌坎下,擡頭一看,隻見他全村的村民都已站在他的塌坎上看着我,七嘴八舌地說個不停。“張弟巴,是你班主任吧,你終于把她接來了。”上了塌坎,進了他的屋,村民們也跟着進了屋,坐下後,他爸爸遞來了茶,說:“張之運,給老師磕頭。”村民們都這樣說:“給老師磕頭,這樣的老師少有”。我說不必要,不要這樣,隻見孩子真 的跪在我面前給我磕頭,邊磕邊說:“老師,我真的感謝你, 沒有你,就沒有我的今天,你真是我的大恩人,你就是我的親人,我一生一世不會忘記你的。”我摸着他的頭說:“好了,好了,快起來,這也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啊。

對這樣的場景,我好感動,眼睛澀澀的,淚水怎麼也止不住,看着這破舊的三間木屋,簡單的陳設,那每道門上貼的那寫得歪歪扭扭簡單樸實的紅對聯“國運、家運、之運真幸運,小學、中學、大學再努力”。而那宴席,哎,十幾平米的塌場,擺上三桌,隻見他在席間繞來繞去,裝煙、遞茶、道謝,看了直叫人心酸又心痛,誰家的宴席是這樣呢?即使是簡單的三桌,但全村人都來捧場了,甚至七八十歲老爺爺撐着拐棍爬山好幾裡都來了,深山出個大學生,多榮耀、多高興,可見大山裡的人們是多麼希望自己的孩子走出大山啊。

大山裡的夜晚,還真有點涼,穿着裙子的我,心裡卻是暖暖的,和他的父母坐在一起,談了很多很多,他父親是典型的純樸的農民,大約五六十多歲,頭發花白,臉上寫滿了艱辛,他母親是個不愛說話的本份女人,他爸說:“老師,我們一家人真的很感謝你,我這孩子從小就頑皮,學習基礎差,他哥哥養到十幾歲時不幸死了,我們家條件差,又沒有什麼經濟來源,他讀書全靠他姐姐扶持,要是他這次沒考上,我們就沒打算讓他讀了,你是我們之運的恩人,不是你,他高中都讀不畢業,沒錢。”我們一直談到很晚。該休息了,他媽給我安排一張“床”,幾塊木闆搭成的,蚊帳黑黑的,我和衣躺下,怎麼也不能入睡:我可憐的孩子啊,你讀書太不容易了,初中時,每次上學、放學要走哪麼遠的山路,一走就是幾個小時,要是遇上惡劣天氣,那就更難了,放假回家還要幫父母勞動,幹力氣活,這麼多年,你是怎麼過來的,你還這麼樂觀,開朗,這麼自信。

出于這一家人和村民的再三挽留,我在他家呆了兩天兩夜,16号早上,吃了早飯,準備回家了,臨去前,我給他爸500元錢,把給他媽買的一套新衣給他爸,他爸媽說什麼也不肯收下,我說“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們就收下吧,之運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樣,别見外。”就這樣,他們一家人一直送我到簡易公路處,并叮囑張之運務必送我到壺瓶山車站,一路上,張之運告訴我,以前,這裡沒有公路,他們村産的東西完全靠人力背上山頂,才有車,這簡易路是他們全村村民為了他赈這個酒自發花了兩天時間挖出來的,還聽說他班主任老師要來,他們還把路兩邊的荊棘、樹枝、深草都砍了,路才變得這麼光亮,才勉強可以騎摩托車。聽到這些,我深深感到大山裡的人們對知識的尊重和渴望,也深深地感到自己身上的責任有多重。作為一名教師,一位班主任,應該時刻把家長的期盼放在心中,一個孩子是他家裡的希望,是他家庭的希望,也是他那個地方的希望,我堅決不能辜負這麼多人的囑托,孩子交給你,跟着你,就應該視如己出,教他成人、教他有出息。

這一趟赴宴之行,真是沒有白去,我品嘗到了很多以前我沒有過的甜蜜,收獲到了許多的快樂與責任,讓我的人生更加充實和完善,我不後悔。

【打印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