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德育園地>德育活動> 詳細内容

湘北職專好老師主題征文學生參賽作品

來源: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發布時間:2017-09-23浏覽次數:【字體:

這世界需要你

湖南省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高一計算機1511班 伍嶽梅

指導老師:唐 鑫

fa2a23570f5d411d82de9669d915f6af.gif

當我坐在教室,面對一道難題,冥思苦想卻得不到結果,你走過來,三言兩語,令我茅塞頓開。當我因為一次失敗,沮喪着心情,不知所措,你充滿鼓勵的一個微笑,讓我又充滿信心。冰心說:“有了愛,便有了一切,有了愛,才有教育的先機。”蘇霍斯林斯基也曾說:“沒有愛就沒有教育。”

2013年7月初的一天,在西藏墨脫縣幫辛鄉的懸崖峭壁間,你帶着一支100多人的隊伍行走在一條緊貼山崖的1米多寬的馬行道上,下面就是100多米深的懸崖和湍急的雅魯藏布江。這是幫辛鄉小學90多名學生放假回家的路,這也是你的第66次護送。被護送的學生中,年齡最大的才14歲,最小的僅有7歲。在護送途中,你必須帶領你的隊伍滑過一條200米長、距離雅魯藏布江波濤洶湧的水面有30米之高的溜索。每次過溜索,你為了孩子們的安危,你都讓你的丈夫先溜過去,檢查溜索是否有損壞的地方,并且在對面接應孩子。每一個孩子在過溜索前,你都會再三地檢查繩子綁得是否牢固。把孩子們平安地送到家後,你并沒有立即返回,對你來說,還有一個重要的工作——拜訪那些孩子失學在家的家庭,并把那些孩子一一勸回校園。這10多年來,你走遍了幫辛鄉的每一個角落,如春雨一般,将希望播灑在山川,潤物無聲。

如果沒有你堅守在雪山、河流之間,用自己并不高大的身軀,托起孩子們微弱的夢想,那40多個孩子,不會有機會回到校園繼續讀書,那200多個孩子,不會有機會走出大山。

這世界需要你!

“當喧嘩的網絡将‘布鞋院士’的盛譽簇擁向你,你卻獨盼這熱潮退卻,安靜地做一輩子‘技術宅男’。夢也科研,成就‘20世紀80年代世界遙感的三大貢獻之一’的是你;酒裡乾坤,三杯兩盞淡酒間與學生趣談詩書武俠的,也是你。還是那雙布鞋——一點素心,三分俠氣,伴你一蓑煙雨任平生。” 正如這北京師範大學官方微博為你寫的悼詞所言,平日裡,你總是一襲青衣,蓄着胡子,光腳穿布鞋,簡單低調,一副山村老人的形象,但卻心中懷有大智慧,在科研中不務虛名,沉心實幹。你喜歡與學生打賭,循循善誘,讓學生自己去追尋真理,遨遊在科學的海洋。有人曾問你喜歡帶什麼樣的學生,你回答說:“有教無類,隻要願意跟着我念書,我都願意帶。”從你這寥寥幾語中,我體會到的是你的一片赤誠之心。

這世界需要你!

你是誰?

你是隻走過了48個春秋,在14年的抗癌之路中,從不因為治療而耽誤給學生上課,即使化療、放療緻使你聲帶嘶啞,也堅持用擴音器講課,直到去世前的48小時,還在争分奪秒地為你的研究生修改畢業論文的石秋傑。

你是放棄了更好的工作,執意選擇武漢市第一聾校,在北京殘奧會開幕式上指揮300名聾啞姑娘表演舞蹈《星星,你好》,震撼世界的楊小玲。

你是為了那些與你命運相連的孩子,過着令人難以想象的簡陋生活,在廣西的大山裡支教10餘年,卻從未領過一分工資的盧安克。

你是在遼闊的祖大地上,不論清晨還是日暮,不論青春年華還是白發蒼蒼,都為了心中的那份信仰,都為了肩負的那個使命,而十年如一日地堅守在小小的三尺講台,默默耕耘,勤勤懇懇,無私奉獻着的人。你有一個平凡而又神聖的稱呼——老師。

“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士為扶持。”你讓我站在你的肩膀上眺望世界,去發現一切。老師,這世界需要你!

 

 

師·恩

湖南省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高二計算機1412班 孫凡玲

指導老師:黃務娟

斑白的頭發,一雙渾濁卻充滿愛意的眼眸,不算挺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銀鑲邊眼鏡,兩邊的支架稍有些彎曲了,但這副眼鏡陪他經曆過甚多歲月滄桑風雨,陪他一起遨遊書海,伴他解決疑難雜題,領他開啟書的大門……不得不說,它是他的老友。

藤蔓般的皺紋已爬滿了昔日光澤的臉龐,以前風流般地在黑闆上書寫智慧,而今拿粉筆的手卻已戰戰兢兢。

嗯,他禁不住時光的洗滌沐浴;嗯,他不是銅牆鐵壁;嗯,他老了。

正在書寫的筆突然停頓了,眼朦胧了,濕潤的眼望向窗外,挺拔的梧桐在風中飄揚它的枝條。畫面轉變,仿佛看到了幾年前,在這朦胧的世界裡……

任時光倒流五年前……

一個曬得柏油路發光的夏天。

“一個班級,45名同學,7位任課老師,1位班主任。”便組成了一個家。

他便是我們的班主任——邱老師。

他50有餘了,整日一件暗藍色工裝,一雙舊得掉顔色的北京布鞋。此時,他和藹的坐在講台前,和藹的神情中不乏嚴肅,所以坐在課桌上的我們,在他的課上除了幾個調皮搗蛋、我行我素的男生之外,沒有人敢講小話,所以他教的這門課成績也挺理想。

他不算是所有老師中對我最好的,但他一定是所有老師中給我悟性點撥的啟蒙者,所以,因為他,讓我受益匪淺。

還記否,那時的我,不知道為什麼讀書,以至于對書毫無概念,隻知道和小夥伴們背着碩大的書包,一起走去那間學堂,便以為這就是人生,以為這就是滿足。

時間剛剛好,它把安排了在這個時間段,這個時間點,他把我安排在了離講台最近的課桌前,他把我玩得很好的夥伴各自分散開了,他不知道,盡管小小的我們卻看重大大的友誼。

石頭堅硬,卻也受不了滴水的長久,更何況我們呢。漸漸的,也習慣了每天老師嗓門的最大分貝,習慣了老師講課站在講台前吐出來的唾沫星子,習慣了老師向開小差的同學扔粉筆頭,一手的粉筆灰撒在書本上……

邱老師他似乎挺看我不順眼,自從坐在講台前那個座位上,可越發沒少喊我回答他提出的稀奇古怪的問題。

“這位同學,請站起來。”他習慣毫不壓口地喊出我的名字。“談談你的同桌。”小小的我異常緊張,教室鴉雀無聲,同學們也都安靜地等着我的回答。自然,同桌也漲紅了臉,怕我說出什麼好歹來。我看了看老師,然後低下了頭,捏了捏自己的衣角,小小的我很膽小,當着全班同學的面說出一個字的勇氣都沒有。第一次,為自己的懦弱而不甘,而失望透頂。

後來,他獨自把我喊到那間不大的辦公室,他耐心慈祥地和我談話,打開我心中那個“膽小”的結,才知道,經常喊我是為了鍛煉我,因為他也知道,不是回答不出他所提的問題,而是他了解我為什麼不回答的原因。

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也不想令他失望,慢慢的,在他的指導下,讓我知道為何讀書,為誰讀書,于是,我開始喜歡上這個老師,像泥土呵護萌芽般,像綠葉襯托鮮花般。

六年的光陰,四年的班主任,時間總是比想像的快。又是一年夏,便是我們的畢業季。校園中央的那面旗子正迎風飄揚,校道兩旁的樟樹吹得飒飒響。

“來啊!快來拍照,在幹嘛呢?愣着幹嘛?快來照畢業照。”朋友叫着,殊不知,我雖沒有哭,但眼中分明有淚。

看着他——我們這個家庭的“家長”穿着比昔日正式,也換了那雙布鞋,他端正的坐在這個他用血用汗灌溉的班級裡,看得出,他很驕傲,他很為他的學子們自豪,畢竟他在用心灌溉土壤裡的每顆種子……

“咔嚓”一聲,一段美妙不可言的旅途現已成為回憶。這張全家福如今還放在相冊中的第一頁,我也常常去翻閱它,看着青春年少的我們,看着我們的老師,一位桃李滿天下的老師。

老了,樹一年一輪,人一年一歲,老了,他老了。

梧桐的枝條自然垂落在半空,風停了,窗外一派和諧。

放下手中的筆,合上本子,快放假了,和兒時夥伴去看他——我們的老師,我們的家人。

不知,如今,他過得好嗎?

 

 

老師您好,我的好老師

湖南省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高一會計1551班 李燕

指導老師:高立

老師是燈塔,在黑暗中照亮我們航行的方向;老師是駝鈴,在沙漠中搖響我們生命的旋律;老師是暖陽,在冰雪中帶給我們溫暖。

——題記

在我的心中,“老師”是一個神聖而值得尊敬的職業。“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是知識的化身,是智慧的靈泉,是道德的典範。

猶記那年,剛踏進中學的大門時,我還是一個懵懂無知的小孩,您就像初升的太陽,照亮了我遠行的路,為我指引方向,您親切地問候,溫柔的語氣,使我備受關懷,當我犯錯誤時,并不是對我破口大罵,而是耐心地教導我,為我講解一些道理,分析我錯誤的原因,并督促我認真去改正,當同學有困難時,您總是在默默地幫助大家。

記得有一次英語課上,英語老師說:“為什麼你們隻怕班主任不怕課任老師呢?”班上的同學都異口同聲地說:“因為班主任太兇了。”英語老師馬上否定了我們的說法,她說:“那就怪了啊,你們班主任最愛你們了,别看你們班主任五十幾歲的人頭發還這麼黑,特别年輕的樣子,他可是為你們操碎了心,他那一頭黑發其實都是染過好幾回的。”我聽完頓時感到鼻子酸酸的,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您的一腔熱忱令人那肅然起敬,您總是想方設法使學習變成一種快樂,您讓我明白如何做一個誠實的孩子,發揮自己的優點,改正自己的缺點。

一晃,時間過得真快,又迎來了炎炎夏日,轉眼間,又是一個畢業季,回想初三的時候,我馬虎,做作業時常丢三落四,每次都被課任老師罵,您和我說了很多很多,但我經常忘記,可那一次我記憶猶新。

那是一個星期三上午的第四節課,您沉着臉走進教室,念着前兩天模考的成績,當念到“這次模考成績進步的有……成績下降較大的有……”意料之中,我很快便聽到了我的名字出現在裡面,當老師給其他同學分析完走到我身邊問我:“你這次怎麼退步這麼嚴重,從前十退到了十幾,怎麼搞的?”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老師,我心裡想,這次肯定要被班主任罵慘了。于是我偷偷瞄了一下老師,發現他也正在看我,我連忙埋下了頭,他将同桌的凳子搬在我旁邊坐了下來,對我說道:“你為什麼就不能再認真點呢?你看看你桌子上的書!都快砌成牆了,你以為老師不知道你的心思?天天和旁邊的同學講小話,老師講的重點能聽到嗎?”我越聽越覺得羞愧。老師又繼續說道:“聽說過頑石和玉的故事嗎?”我搖搖頭,老師說:“一塊頑石經過精心打磨,耐心的去雕刻也能成為一塊美玉,學習也是一樣的啊,你要有信心,有恒心,雖說不能立馬就見效,但隻要你發奮點,努力去學,去看,去鑽研,就會有成效,你是想做頑石還是想成為美玉?”說完又邊拍拍的頭邊問:“是不是該好好想想了?”自那以後,我雖然也有因為不認真考差的時候,但更多的是進步,這也多虧了班主任的提醒。

老師對我們的嚴厲處處透着關愛,都說老師是辛勤的園丁,他們把雨露撒遍大地,把幼苗辛勤哺育,看遍地鮮花怒放,哪一朵沒有他們的笑影,哪一朵沒有他們的心血。他們在苗兒需要一杯水的時候,絕不送上一桶水,而當苗兒需要一桶水的時候,也絕不給予一杯水。适時适量地給予,這是一個好園丁的技藝,我們的好老師,這也不正是您的教育藝術嗎?

離别雖然長久,而您的形象仿佛是一個燦爛發亮的光點,一直在我心中閃爍,125班的覃爸爸您好,我的好老師,千言萬語表達不了我對您的感激之情。

老師影響了我們的一生,多年以後,你也許會恨他,但更多的是愛他,當時我們是如此的不信任他,多年以後,你會笑自己的天真,在那個青春蔥茏的歲月,他把自己思想的一部分深深印進了我們的靈魂。

 

 

時光,靜好

湖南省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高一旅遊1541班 易帆

指導老師:伍瑤瑤

我什麼也沒忘,但有些事隻适合收藏。

——題記

一提起每個人心目中的老師,就是這句詩——“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幹。”的确,精簡的概括了老師的形象,不需要多麼花裡胡哨的語言,這麼一句,足矣。

但是,對我而言,她并不僅僅隻是一味奉獻的人,更是嚴肅卻又親切的真實存在。

從幼兒園算起,從小學到初中、高中,不說全部認識的老師,就連教過我的老師都不計其數,當然,這都因為那時學校愛換老師,每過半個學期就“全面更新”,以至如今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老師,說喜歡的老師,的确有很多,大多是“暴力”中摻雜着親切的這種類型,沒辦法,比較愛這種“接地氣”的老師。

如果說,真正說自己心中最愛的老師,還是初三的英語老師,如今都難以忘懷。

二十出頭的年齡,大學一畢業就到我們學校當初三的班主任,那時我們才上初一,隻知道這些,私底下叫她“芬姐”。聽學姐們說,她是那種嚴肅又認真的人,如果哪些哥哥姐姐們做了違反原則的事,一定會被訓到狗血淋頭,但從不冤枉人,後面也會以理服人,所以他們都十分謹慎。特别是在學習這方面,一定是非常嚴格的,因為她是英語專業的,因此對自己班的學生都很上心,從來沒有一個老師會自己親自把關背誦的,但她是我認識的唯一這樣做的老師。全班的英語背誦都在她手裡過關。不負重望,那一屆是曆屆英語成績最優秀的,這都與她的認真負責密不可分的。那時,内心就有一種很敬佩的感覺。後面,有了更深切的體會。

時光飛逝,她終于坐到初三的教室裡,班主任告訴我們“芬姐”已經懷了小寶寶,但由于她工作優異,學校非讓她帶完我們這一屆。大家全傻眼了,心想:天呐,都懷寶寶了,那怎麼上課!結果,第二天的英語課才徹底被震驚。

“我是你們的英語老師,姓萬,我希望這一期,你們可以好好努力一把,再苦再累也隻有這一年,别在中考以後後悔。好了,開始上課。”打開PPT就開始講課,“if引導的條件狀語從句,看黑闆,主句用什麼時态?××”……

一節課,即使PPT上的語法都有,她都會在黑闆上再為我們闆書,不厭其煩。那時,更喜歡她了,不僅是因為她教得好,更是那種敬業的态度。

時光再往前走一點,到了總複習的時候。“這題選什麼?說說原因。”敲了敲我的課桌,“選D,因為yet是現在完成時的标志。”她滿意地點了點頭,我輕輕地吐了一口氣。

她上課基本不說課外的話題,但不知為何大家都極其認真,她并沒有因為懷了小寶寶就嬌裡嬌氣,甚至有一交人,她感冒了也沒請假,聲音都嘶啞了,該說的,該闆書的,一樣不少。大家讀錯題的時候,她走到我近裡,俯身對我說:“我看了你七科的成績,其他的成績都還可以,但前十名裡面,數學就隻有你稍微差一些啊,你要努力啊可,别讓數學拉你的後腿,知道沒?”我點了點頭。

其他科的老師也好,可是,隻有這麼一個老師,她不僅關心你的單科成績,也在意你七科的成績,她不僅鼓勵我,也提醒了其他同學。在中考這種關鍵時候,拉你一把,從這以後,就更喜歡她了。如今,想起“芬姐”都是澆灌的感激與溫暖。

經曆了那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光,寒冬或酷暑,無數個早晨與夜晚,歡笑或淚水,感動和憤怒,所有激烈的情感,都在胸腔中平息,化成一個淺淺的微笑,镌刻在那段歲月中或許并不完美,卻彌足珍貴。我親愛的“芬姐”忘了告訴你呢——我什麼也沒忘,但有些事隻适合收藏。你聽見它的笑聲了嗎?

謝謝您給的溫暖

湖南省湘北職業中專學校 高二電子1432班 熊美君

指導老師:鄭學翠

回憶起小學時候的班主任,我依稀記得她有一雙溫暖的眸子、一張未施脂粉的臉以及那眼角清晰的魚尾紋。

她剛調來時我就聽說過她的教學經驗十分豐富,我也曾暗地裡冷笑過幾回。教學經驗再豐富又怎樣,反正最後還是會被我們氣走。但我似乎低估了她。不僅沒能被我們氣走,她反倒還将我們班的學習風氣整頓得越來越好,在幾乎所有同學都投入到了她的熱血式教學中時,我依然隻幹自己想幹的事。而在那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眼裡的老師隻是一種職業,目的隻是為了養家糊口,我從未想過有其它可能。

讀五年級的時候,家中甚是不平靜,每日下學回家都可以清清楚楚地聽到父母親的争吵,而我每次都隻能躲在自己的房門後哭泣。那時的我第一次從心底裡感到害怕,我害怕雙親會離我而去。這樣無休止的争吵終于在一個四月的午後結束,母親離開了原本其樂融融的家,也離開了我。父親并沒有我想象中的悲觀,隻是終日忙于生意。可是我讨厭這樣的日子,我開始格外想念母親的唠叨,想念母親忙碌的背影,想念母親做的飯菜。我也曾對父親說過想要母親回來,卻被他狠狠地掴了一巴掌。父親說是母親自己要離開的,以後這個家不歡迎她。我既委屈又無奈,趁父親不注意偷偷離開了家。

下午兩點多鐘的時候,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開始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我沒地方去,隻好呆在學校的車棚裡躲雨。恰逢班主任來取自行車,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外面,走過來,遞過她手中的雨傘。見我并未去接,她便放好了自行車,走過來問我情況。我隻是搖頭不說話,沉默了一會兒就開始嗒吧嗒吧地掉眼淚。她說要送我回家,可我此時的情緒已将近崩潰,嘴裡不斷喊:“我不要回家!我不要回家……”她不理會我的哭喊,強行将我背起來,隻說了一句:“去我家吧。”

趴在她的背上,我的情緒開始穩定,慢慢安靜了下來。知道我沒吃飯,她便為我做好了飯菜喚我去吃,面對一桌豐盛的飯菜,餓了一天的我開始狼吞虎咽。吃着吃着我又想起離開的母親,我開始默默流淚:“我母親以前也會這樣,為我做一頓豐盛的晚餐,可是……我以後……都可能吃不到了。”她歎了口氣,用母親般溫柔的眼神看着我:“不會吃不到的,以後還想吃的話來老師這,老師給你做。”後來她通知了我父親,我很快就被接走了。一路上我與父親都不說話,氣氛顯得很緊張,但快到家的時候他居然很小聲地跟我說了句“對不起”。彼時年紀尚小,可能不太懂一向強勢的父親為何會跟我道歉,但這次以後,我開始跟其他同學一起努力學習,也開始嘗試着去理解父親。

王老師,謝謝您給我的溫暖,同時,我也想感謝所有在我學習生涯中悉心教導過我的老師們,謝謝你們的付出改變了曾經那個年少無知的我。

終審:smeduadmin07
【打印正文】